看看这家汽车制造商对于问题所在的解释,你能知道它说了些什么,掩饰了什么。

美国东部时间3月30日,奥巴马政府针对困境求生的美国两大汽车公司——通用和克莱斯勒给出了明确结论——即使美国经济复苏,按照通用和克莱斯勒目前的重组计划,他们仍然不具备生存能力。

3月30日,在西方愚人节之前,韩德胜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地成为通用汽车的接班人。而驰骋沙场32年的瓦格纳在奥巴马政府的压力下辞职。

自从于6月1日上午申请破产保护以来,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一直积极试图宣传新通用汽车将比旧通用汽车强得多。该公司高管接受电台采访、在电视上露面,并与证券分析师和媒体进行了无数回电话会议。据首席财务官杨世杰(Ray
Young)表示,他们希望传递的信息是:“我们将彻底扭转通用汽车的局势。”

按照计划美国政府应该终止对通用和克莱斯勒的救助,但是在通用和克莱斯克的妥协和争取之下,奥巴马亲自给出了通用和克莱斯勒最后的期限,美国政府将向通用汽车提供足够维持60多天运营的资金,而克莱斯勒将必须在30天之内与菲亚特集团达成合作协议。

韩德胜出任通用CEO是意料之中。早年,韩德胜和瓦格纳就同样的被当作
“种子选手”进行培养,二人的履历也惊人地相似,在去年韩德胜由通用CFO被提升至COO时,他作为瓦格纳接班人的答案已经揭晓。

为传播该消息,该公司推出了一个新网站,以便读者了解“通用汽车的最新进展”。事情呈现出相当乐观的色彩,给原本可怕的消息披上光鲜的外衣。举例来说,在报道5月份的销售额时,通用汽车称其“明显反映消费者对通用汽车的长期生存能力充满信心”,尽管它较之去年同期下降了30%。

作为代价,通用首席执行官瓦格纳正式下台,取而代之的是,原通用汽车首席运营管——弗理兹·韩德胜(Fritz
Henderson),重新调整之后通用高管层必须在60天之内完成更为有力的重组计划。这是自去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干预私营行业的最大举措之一。

同时韩德胜在此时仓促上阵也是意料之外的,即便是去年底美国政界首次要求瓦格纳下台时,瓦格纳还自信地表示,“我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我们有最好的管理团队来运营通用,这个行业中的每一个公司需要他们能够拥有的最具竞争力,最有经验和最有领导能力的领导团队。”白宫显然不愿意再听一遍瓦格纳这样的陈述,当地时间3月29日,美国政府汽车业特别工作组否决了通用和克莱斯勒上交的重组计划,奥巴马发出最后通牒,勒令通用在60天内重新提交更激进而有效的重组计划,要求克莱斯勒在30天内寻找到像菲亚特这样的战略合作伙伴共渡危机,否则美国政府将任其破产不再出手相救。

不过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韩德胜(Fritz
Henderson)递交的书面陈述——做为破产申请的一部分——上讲的可不一样: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事件,通用汽车如何花去数年时间寻找摆脱加速衰败的出路。最终,破产成为唯一的选择。

3月30日,新任通用汽车CEO韩德胜上台第一天在接受美国媒体关于“你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的采访时就表示,“这个我不能决定,我可以决定的是,法庭以外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将把它带上法庭。”

随后,作为获得美国政府第二轮注资拯救通用的交换条件,瓦格纳在“受援后自救不力”的罪名下被迫提交辞呈,“这并不意味着是对瓦格纳的谴责,而是基于对通用汽车未来需要新视点和新方向的认知而作出的决定。”奥巴马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韩德胜长达55页的叙述中,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里克•瓦格纳(Rick
Wagoner)的名字从未出现。瓦格纳是韩德胜的前任,而且他领导通用汽车直到旧通用汽车最后的日子。

底特律中华商会副会长缪云渠告诉记者,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通用已经做好了破产和上法庭与债权人和工会代表对峙的准备。“此前瓦格纳从来没有说过通用会破产的可能,韩德胜一上台就这样说,表明他与瓦格纳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通用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韩德胜就这样开始了他的通用CEO的职业生涯,然而这实在是一个糟糕的开始。

韩德胜在叙述中将通用汽车的衰败归咎于运营成本和遗留成本较低的强有力全球竞争对手的扩张。韩德胜未做过多回顾:他未提及2004年前的任何行动,也未提及通用汽车的任何缺点。他表示,通用汽车“已经认识到需要采取大胆行动”但到2008年秋季,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崩溃导致经济衰退加剧,使得通用汽车无法生存。

他比瓦格纳更果断

救火队长

对于一些事件,韩德胜采取完全以通用汽车为中心的视角。他写道“通用汽车正探索具有战略意义的第三方结盟……始于通用汽车在2006年夏天考虑同雷诺-日产(Renault-Nissan)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他忽略了提及通用汽车是被投资者柯克•柯克里安(Kirk
Kerkorian)拽入交谈,而且它要求的巨额现金付款几乎断绝了任何交易之可能。对此,韩德胜只是说“双方未能就可接受之条件达成一致”。

通用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瓦格纳下台是一个前提。原美国通用华人高级工程师周方裕认为,“瓦格纳不是一个可以给通用动大手术的人,因为很多肥肉都是瓦格纳自己的决策。”

受重组计划未获通过的影响,通用股价应声下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常规交易中,当地时间4月1日通用汽车股价下跌34美分,至2.36美元,跌幅13%。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30只成分股中,通用汽车的表现最差,该指数当天上涨2%。

随后是克莱斯勒。韩德胜表示通用汽车于2007年春季开始与克莱斯勒商谈,这是该公司首次证实曾与后者有过商讨。韩德胜表示,通用汽车认为合并“具有产生显著协同效益的潜力”,大于其中任何一家公司的股本价值。第一阶段的讨论最终停止,因为通用汽车断定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只会加重通用汽车对缩小的美国汽车市场之风险敞口”。

相反韩德胜更加理性、更切实际。与瓦格纳相比,韩德胜可以更快地卸下历史的包袱。瓦格纳的离开可以让韩德胜放开手脚。

CFO出身的韩德胜一定对这些数字非常敏感,还有一组数据相信也是韩德胜不愿意看到的:美国汽车生产商发布的销量数据显示,2月销量创6个月以来的最大降幅。2月份美国汽车销量跌幅超过41%,910万辆的销量已下探至1981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在各车商中,降幅最大的是通用,达53%。

尽管如此,在一年后的2008年8月,通用汽车再度审视克莱斯勒,两家公司可能的联合成为热门话题,直到同年11月,金融市场和经营环境急剧恶化,使得交易变得不现实。克莱斯勒将在2008年持续亏损168亿美元。

财务出身的韩德胜现年50岁,在通用汽车的履历跟瓦格纳十分相似。早年和瓦格纳并称为“通用双子星”并作为接班人培养。他历任通用巴西、亚太和欧洲市场负责人,在担任通用亚太区总裁期间,韩德胜将通用亚太区总部从新加坡搬到了中国,加速了通用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以及通用对本土人才的重用,其明确的目的和执行力可见一斑。

在3月份一切都没有好转的迹象,通用表示将关闭更多的工厂,裁减更多的员工。根据美林分析师的计算,通用汽车包括拖欠工人钱款在内的债务额达620亿美元,相当于其市值的35倍。即使通用各利益方做出让步使债务额减少一半,如果算上政府已向通用提供的各项贷款和通用要求提供的贷款额,债务总额还会回升至原有水平。

至此,通用汽车已经开始陷入绝望。尽管克莱斯勒在最后几个月满世界寻找合作伙伴和资金,通用汽车也在忙着筹钱。它向若干外国机构以及主权财富基金寻求可能的股本投资,但其处境不妙、前景不佳而未能如愿。

回到通用总部后,韩德胜处理了一系列棘手问题。这其中包括2007年与UAW的谈判、通用旗下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的破产,以及与通用债权人的谈判。去年年底以来,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协助瓦格纳拯救通用,包括处理通用欧洲全资欧宝的出售问题,以及游说德国政府之间为欧宝提供支持。在成功获取美国政府第一笔贷款中,韩德胜的游说功不可没。

在如此的背景之下出任通用的CEO,韩德胜无疑充当着救火队长的角色,3月30日,新任通用汽车CEO韩德胜上台第一天在接受美国媒体关于“你可以在这个位置上坐多久”的采访时就表示,“这个我不能决定,我可以决定的是,法庭以外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将把它带上法庭。”

与此同时,油价飙升至每桶150美元,秋季,正当油价有所下降时,出现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在夏季,通用汽车已经开始到处搜寻可供出售的资产。它认为悍马可能卖出5亿美元的价钱。而对通用汽车旗下信息技术服务公司OnStar的估值达到令人惊讶的20亿至40亿美元。可惜,“上面提到的资产都未能以合理的条件达成交易”。(悍马于6月2日被宣布卖给中国一家重型机械制造商。)

许多人认为韩德胜比瓦格纳更果断,但是他未来能给通用带来多大变化,完全取决于奥巴马政府的态度。因为通用的生存决定权已经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

底特律中华商会副会长缪云渠认为,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通用已经做好了破产和上法庭与债权人和工会代表对峙的准备:“此前瓦格纳从来没有说过通用会破产的可能,韩德胜一上台就这样说,表明他与瓦格纳确实有很大的不同。”

于是,到2008年9月末,油价上行、房市下挫、股本和债券市场冻结加之消费者信心猛跌结束了通用汽车的时代。至此,先前认为破产不可接受的通用汽车认识到自己“别无选择,惟有向美国政府请求财务援助”。

不同于瓦格纳,韩德胜应该会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他更会从全盘考虑,更加听命于政府,而财务出身的他在处理UAW问题上不会很困难。

同时,韩德胜也表示公司可在6月1日的最后期限前达成美国政府汽车业工作小组设定的目标。周一上任通用汽车临时首席执行长的韩德胜称,通用汽车仍致力于庭外重组,公司了解避免破产所需完成的任务。美国政府将在6月1日前为通用汽车提供营运资金,在此期间,通用汽车需要制定新的重组计划并努力与工会、债权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达成交易。

在拒绝通用汽车头两个可行性计划之后,总统奥巴马(President
Obama)于5月30日表示,美国政府将使通用汽车继续运营,但该公司需要“重新开始”。这就是通用汽车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的来由。

功过参半的瓦格纳

韩德胜称,更多时间并不会有什么帮助;他承认,公司若无法在6月1日前完成上述任务,将被迫寻求法院破产保护。

目前,通用汽车实质上已停止运营,其许多工厂将关闭11周,该公司正试图卖掉数十万辆未售出的汽车存货。加快破产清算步伐的需求十分明显。

作为美国汽车业一位标志性人物,同样财务出身的瓦格纳2000年开始担任通用首席执行官,他带领公司削减固定成本,进军新兴市场并与联合汽车工会达成了大规模成本和医疗削减协议,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地位一度无人可及。但是回顾瓦格纳在通用汽车的职业生涯,他最大的支持力量来源于通用内部,特别是董事会成员,因此董事会利益,一直是瓦格纳决策中优先考虑的部分。而通用外部及整个汽车业,对于他的评价可以说是功过参半。

其实在现在的状况之下,似乎没有人比韩德胜更适合这个救火队长的角色。一方面其财务背景可以帮助通用在当前的困境中削减成本,另一方面韩德胜作为瓦格纳接班人早已经确定下来,通用内部对韩德胜也相当拥护,普遍认为韩德胜是一个“全才”。

韩德胜说道:“任何延误都将导致无法挽回的收入易逝性并丢掉市场份额。它将加重并强化对通用汽车产品的抵抗。”

在选择战略盟友和通用兼并重组方面,瓦格纳曾经因为在担任北美市场总裁时的出色表现和收购大宇时的明智选择,而被业内称赞;然而瓦格纳同样是通用和菲亚特拙劣联盟的主要推动者,这次联盟使得通用在2005年额外支付了20亿美元才从这个联盟中脱离出来。

韩德胜的职业生涯与瓦格纳多有相似之处,1977年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瓦格纳,从通用纽约财务办公室的分析师开始,1981年,他加入通用巴西分公司做财务员,直到1992年被任命为通用汽车CFO。而韩德胜1984年从哈佛商学院去了纽约财务办公室,1997年被派往巴西。在去巴西之前10年左右时间里,韩德胜管理过通用的金融公司GMAC和零部件企业德尔福。

但他强调补充道:“我们别无选择。”他说得对极了。

2006年,瓦格纳拒绝了大股东Kirk
Kerkorian与雷诺-日产形成联盟的建议,甚至包括雷诺日产汽车总裁卡洛斯·戈恩主动抛来的“橄榄枝”,而这一联盟在目前看来,可能会为通用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此后,在瓦格纳从北美CFO升为CEO的过程中,韩德胜完成了在通用全球的管理经验积累。他从巴西开始,经历过拉美非洲中东、亚洲、欧洲以及北美的各个区域的主管工作。即使在通用汽车这样的全球性大公司,韩德胜的国际经验也是少见的。

在产品战略上,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通用长期以来把赌注压在SUV和皮卡上的战略,在去年油价猛涨之后,使得财务出身的瓦格纳遭到业内普遍诟病。而在多品牌战略上的调整不够及时,瓦格纳同样不能回避责任。很长时间以来,通用内部就有剥离萨博和悍马品牌的建议,但是一度遭到瓦格纳的拒绝。

当然,面对当前的困境,韩德胜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的人生轨迹再次与瓦格纳相似。他需要在政府提出的60天期限中拿出更新的重组方案,深谙通用财务状况的韩德胜要在60天内证明自己,完成通用的救赎。

在与工会的谈判中,瓦格纳最大的功劳在于2007年与工会的谈判中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双方达成的退休医疗保险基金计划让通用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对这个沉重的负担进行一个了断,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基金计划的巨大缺口正是通用与工会无法达成一致的核心问题。

60天的救赎

去年底美国政界首次要求瓦格纳下台时,瓦格纳还自信地表示,“我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我们有最好的管理团队来运营通用,这个行业中的每一个公司需要他们能够拥有的最具竞争力,最有经验和最有领导能力的领导团队。”

在短短的60天内,新任CEO韩德胜需要面对的问题很多,最为核心和紧要的仍然是债务问题。

正是站在通用利益的角度思考,并且在决策上优柔寡断,迟迟拿不出有力的扭亏方案。直接导致了瓦格纳此次下台。

在通用汽车最新提交给政府汽车业专门小组的计划中,该公司预计从2010年到2014年能实现营运利润471亿美元,减去255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后还能剩余216亿美元,但这样的估算因被视为太过乐观而未获通过。

底特律中华商会副会长缪云渠认为,从瓦格纳2000年上台时通用17.7万的员工数量,到现在的9.2万,以及他上台时通用汽车股价每股65美元到下台时的2.9美元,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瓦格纳是交待不过去的。“他下台很正常!”

巴克莱投资银行的分析师约翰逊给出了一组冷冰冰的数字。跟通用过于乐观的255亿资本支出相比,同期用于支付利息、到期债务、退休金及医疗保险缴费和其他各项支出就需要354亿美元。——这个数字还是在假设UAW将同意通用汽车降低对医疗保险信托基金的现金缴付规模的情况下得出的。

在美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不是被股东和股民弄下台,而是被政府逼下台,确实非常罕见。“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主导美国汽车产业复兴的干预力度之大,将对美国中产阶级产生深远的影响。”

目前通用的状态依然是,债权人不情愿损失掉在通用数百万美元的债务,工会也不想接受通用股票代替现金,来支付退休人员医疗基金的计划。截止到3月31日为止,通用和克莱斯克不具有生存能力,虽然通用和克莱斯勒已经取得了UAW的让步条款,可以把工薪降到与在美日本汽车制造商工人的水平,但是与工会之间关于养老保险救助基金以及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并没没有按照12月份制定的计划如期完成。

非常时期的CEO处事哲学

韩德胜迫切需要的是,游说各方暂缓对通用发难,同时用实际行动让奥巴马看到通用彻底减肥的决心,并且随时做要应付最坏结果的准备。美国政府的汽车业专责小组周一明确表示,通用仍存在申请破产的明确可能,资产负债表的庞大规模是问题的核心。

在瓦格纳下台前一天,奥巴马在接受美国电视台访问的时候,明确表示对通用和克莱斯勒所做出的努力不满意。美国政府的观点显然认为,瓦格纳没有拯救通用。美国业内也认为,奥巴马政府需要一个替罪羊。

对此韩德胜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回应,公司倾向于庭外重组,“若有必要,通用汽车准备通过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中寻求利益相关方达成交易。”到目前为止,通用欠债权人约280亿美元,欠退休人员医疗保障基金约200亿美元。

在全球汽车业陷入大萧条时,跨国汽车企业的CEO们如何来适应债权人和股东的要求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课题。就在瓦格纳被迫辞职前两天,法国PSA集团总裁斯特雷夫迫于董事会压力黯然辞职。从来没有经历过政府干预企业的韩德胜,能在政府主导的休克疗法下让通用起死回生吗?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看来,尽快协商实行破产是通用公司重组恢复竞争力的最佳选择。

目前通用的状态依然是,债权人不情愿损失掉在通用数百万美元的债务,工会也不想接受通用股票代替现金,来支付退休人员医疗基金的计划。截止到3月31日为止,通用和克莱斯克不具有生存能力,虽然通用和克莱斯勒已经取得了UAW的让步条款,可以把工薪降到与在美日本汽车制造商工人的水平,但是与工会之间关于养老保险救助基金以及债权人之间的谈判并没没有按照12月份制定的计划如期完成。

根据通用正在讨论的计划,通用汽车寻求在破产申请的最初几天将其最赚钱的部门剥离出来,组建为一家新公司。此举旨在向消费者、纳税人及美国政府表明,新通用具备生存能力,能够在汽车行业中继续存在并进行竞争。而土星品牌和悍马品牌是不会包含在全新通用汽车的,他们将停留在破产程序中很长一段时间来决定是要出售还是关闭。同时,韩德胜也要考虑关闭更多的工厂,裁减更多的工人。

通用新任CEO韩德胜迫切需要的是,游说各方暂缓对通用发难,同时用实际行动让奥巴马看到通用彻底减肥的决心,并且随时做要应付最坏结果的准备。美国政府的汽车业专责小组周一明确表示,通用仍存在申请破产的明确可能,资产负债表的庞大规模是问题的核心。

在60天之内,韩德胜需要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接一个的谈判和会议。麦肯锡曾经做过一项调查认为CFO是最孤独的人,现在从CFO到COO再到最终成为CEO的韩德胜可能仍然是最孤独的人。

对此韩德胜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回应,公司倾向于庭外重组,“若有必要,通用汽车准备通过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中寻求利益相关方达成交易。”到目前为止,通用欠债权人约280亿美元,欠退休人员医疗保障基金约200亿美元。

目前被广泛讨论的另一个问题是,韩德胜只是临时过渡人选还是将长期带领通用?以前本来由董事会决定的事情,现在很可能要取决于奥巴马。从职业经理人的角度来看,技术出身被认为是合适的,瓦格纳就因为产品战略失误导致通用走向深渊,同样为财务出身的韩德胜前途如何?

根据美林(Merrill
Lynch)分析师的计算,通用汽车包括拖欠工人钱款在内的债务额达620亿美元,相当于其市值的35倍。即使通用各利益方做出让步使债务额减少一半,如果算上政府已向通用提供的各项贷款和通用要求提供的贷款额,债务总额还会回升至原有水平。

或许我们不应该寄希望于这个刚刚上任的CEO能够在60天之内让通用重新焕发生机。毕竟这个曾经是世界第一的庞然大物并不是现在才走上没落之路的,同样,通用的今天也不应该将责任全部推在瓦格纳的头上。

通用复兴,对于韩德胜来说是一个不敢想的梦,现在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说服政府给通用再输血60天。而救火队员安德胜能比守业者瓦格纳做得更好吗?现在没人知道。

落寞瓦格纳

瓦格纳不应该对通用的现状负全部责任,但作为这个公司的领导者,他也有不能逃避的干系。从瓦格纳2000年上台时通用17.7万的员工数量,到现在的9.2万,从他上台时通用汽车股价每股65美元到下台时的2.9美元,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瓦格纳是交待不过去的,最终为通用服务32年的“底特律斗士”轰然倒下。

现在的瓦格纳如果回过头来看自己的通用生涯,一定感慨万千。有惨败,但是也有辉煌。通用汽车在他的带领下接连打了几场漂亮仗。1994年,瓦格纳在升任通用汽车北美业务部总裁后,推行一系列改革,逐步扭转了该部门持续几年的亏损状态。

2000年,瓦格纳升任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在他的推动下,通用汽车在2002年通过现金加发债的方式,以实际支出2.5亿美元的投入,完成了对韩国大宇汽车的收购。

出色的表现使瓦格纳赢得了通用汽车董事会的信任。2002年底,他获得董事会全票通过,出任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随后,到达顶点的瓦格纳似乎开始了一个不断加快的下滑过程。

2005年,通用汽车最大的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Delphi
Corp)宣布破产。通用汽车当年报亏106亿美元。接连的打击令通用汽车逼近危险的边缘。2006年,公司决定推出新品SUV型汽车,战略转型使得公司当年实现收入207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但由于特殊项目亏损,公司最终总计净亏损20亿美元。

也正是瓦格纳的这一产品战略成为人们诟病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产品战略失误,导致通用在随后的市场竞争中逐渐处于劣势。同时在2006年,瓦格纳还拒绝了雷诺-日产联盟的“橄榄枝”,这都加速了通用的没落过程。

2008年,百年通用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财报显示,该公司当年全年亏损309亿美元。正是在这一年里,通用汽车丢掉了已经把持70余年的全球汽车销量第一的宝座,以微弱差距输给老对手丰田。

在这样的危急时刻,瓦格纳迟迟没有拿出“像样”的复兴方案,并因此而饱受指责。美国政府更是以他的离职为必要条件,同意向通用汽车提供贷款救济。此前,美国政府已向其提供了134亿美元的援助贷款,但这远不能帮助通用汽车脱离破产危险。

最终瓦格纳离去,韩德胜接任,通用汽车的瓦格纳时代也划上了句号。

离开了瓦格纳,通用汽车还要在韩德胜的带领下继续向前,面对着重重危机,通用能够“浴火重生”吗?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至少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作为一个规模巨大的公司,通用不会轰然坍塌,即使破产,也是抛弃不良资产,减轻劳资负担地进行资产重组。这对这个百年企业而言,是一次轻装上阵。因此,通用中长期的作为很重要。

韩德胜会是通用汽车中长期领导者的人选吗?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相关文章